当前位置:首页>>佛乐社区内容

独有的千古传世珍宝—关于传承“鱼山梵呗”的思考


作者:张和鹏 时间:2010年07月20日 点击:0

  来源:聊城日报

  对于现在的聊城人来说,源于东阿鱼山、远播国外的“鱼山梵呗”,显得既切近、亲切,又遥远、陌生。它的来龙去脉,究竟是怎样的?

  “佛教传入东土不久,梵呗随之而来。但汉语和梵文差异很大,曲调结构也有不同,难以直接配合;梵呗要广泛传播,就必须走汉化之路。”中国佛教协会理事、鱼山梵呗传承人释永悟说,由于三国时期的曹植理解和亲近佛教,恰好又精通音律、善于属文,所以得以受鱼山天籁之声启发成谱,依《瑞应本起经》内容编为唱词,创作成了我国最早的、规范的汉语梵呗。后经南北朝、隋唐传扬,成为每一个出家人的日常必修课。因此,形式多样、表现力丰富、浑朴率真、充满人性感慨的“鱼山梵呗”,堪谓中国佛教音乐的总称。

  对曹植创制梵呗,史料有丰富的记载。如著名佛教典籍《法苑珠林》就说:曹植“尝游鱼山,忽闻空中梵天之响,清雅哀婉,其声动心,独听良久,而侍御皆闻。植深感神理,弥悟法应,乃摹其声节,写为梵呗,撰文制音,传为后式。梵声显世,始于此焉”。

  曹植将梵语发音与新制偈颂相结合的方法,“贵在声文两得”。有了曹植的经验,历代僧人们便开始尝试进一步用中国民间乐曲改编佛曲或另创新曲,使古印度的梵呗音乐逐步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,梵呗从此走上了繁荣发展的道路。如《乐府诗集·杂曲歌辞》中的齐王融《法寿乐歌》十二首,每首均五言八句,内容系歌颂释迦,就是用华声梵呗歌唱的。

  南北朝时,齐武帝次子、竟陵王萧子良,还倡议举办过“梵呗研讨会”,对鱼山梵呗进行整理,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。隋唐期间,流行的梵呗主要是由萧子良倡导整理的鱼山梵呗。鱼山梵呗不仅在中土影响广泛,还远播韩国、日本等国。这一时期,有些梵呗还为朝廷乐府所用,中国梵呗从此进入了一个辉煌时期。据宋代陈旸所编音乐文献《乐书》的记录,唐代乐府采用的梵呗就有26曲。唐代佛教歌赞资料《转经行道愿往生净土法事赞》《依观经等明般舟三昧行道往生赞》《净土五会念佛诵经观行仪》《净土五会念佛咯法事仪赞》等,包括敦煌经卷所载唐代部分佛曲,所用曲调均是梵呗声调,唐代流行的一种说唱文学形式——“变文”,也是梵呗的音韵。

  宋元时期,我国器乐演奏的形式非常盛行,佛教也较多地采用了通俗的形式来接近民众,以此来感召更多的信徒。同时,又大量吸取南北民间曲调和曲牌,相继产生了各具地方特色的梵呗。

  明清时期,传统梵呗的传承,更多地糅合了民间传统曲调中有生命力的成分。至今,虽然有人认为“鱼山诸调”“已无可稽”,但细究下去不难发现,中国梵呗依然保持着唐朝鱼山梵呗的遗绪、板眼以及风格。更令人欣喜的是,两年前,“鱼山梵呗”被评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,其传承前景,从此现出一派新的希望。 

  影响到达域外、延传近两千年、被尊为“中国佛教音乐”之宗的梵呗,就源自我们的家乡——了解到这一点,自豪之感会从每个聊城人心底油然而生。进而想到的就是:这样一笔宝贵的财富,怎样让它在当代得到很好的保护和发展。

  东阿县文物所所长刘玉新说,在珍视传统文化的意识日渐浓厚之时,鱼山梵呗在改革开放后不久就重新进入了当地人的视线。8年前,由于种种机缘,正担任九华山上禅堂都监的释永悟法师,受中国佛教协会推荐、山东省佛教协会邀请,来到东阿县,入住处于僻远村落的净觉寺,主持修建鱼山梵呗寺,更是专门关注起鱼山梵呗的传承问题。

  “建一座好寺庙,胜养十万兵,”谈起鱼山梵呗,法门龙相的释永悟禁不住显出出家人不常见的一丝急切。他引用一句名言为始,来喻指传扬鱼山梵呗的深远意义。他说,鱼山梵呗不仅仅是佛界珍宝,更是地方和国家的文化遗产;不仅是佛教音乐,而且已经成为中国音乐的天然组成部分。对它的发掘,在深化文化底蕴、延续地方文脉、提高市民素质、优化城市形象、扩大聊城影响、促进对外交流等方面意义深远,其能量远超过看得见摸得着的“眼前利益”。即便是商贸流通,还有个人的性情陶冶、修身养性,也都能从中大受裨益。

  相关工作从那时候渐次展开:在党和政府以及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下,梵呗寺开始在鱼山兴建。2006年,鱼山梵呗先后被确定为市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同年举办了“首届中国鱼山梵呗文化节”,出版了《中国鱼山梵呗文化节论文集》和文化节梵呗晚会光盘。2008年,鱼山梵呗又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释永悟本人也先后被确定为鱼山梵呗传承人,被推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、文化艺术委员。

  在此过程中,释永悟本人苦参古呗,组织门徒钻研修炼,开办了“鱼山梵呗培训班”,成立鱼山梵呗研究所。同时深入发掘史料,参访名寺、学人,加强对外交流,力求恢复鱼山梵呗原貌。

  目前,梵呗古谱已可用现代乐谱进行记载和表达,梵呗寺已经收集、编辑相关书目5000余卷,鱼山梵呗曲目的收集、整理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果。借助现代科技实现古谱和经书的数字化、建立佛教音乐图书馆汇的工作业已开展。培养优秀梵呗僧才、成立鱼山梵呗研究所与鱼山梵呗念诵团等工作也在筹划中。同时,梵呗寺还计划定期举办学术研讨会,以图集思广益,弘扬传统。

  “由于出现分解、断层,加之世俗、现代因素的影响,鱼山梵呗的本真面目长期受到侵蚀和消解。它的当代传承,任重而道远。”说起近年的成就,释永悟并未感觉到轻松。

  瞩目未来,在给鱼山梵呗“保真”的前提下,怎样让它得到广泛而深远的传扬,怎样让它与当代、与民间实现“良性互动”,怎样让这一瑰宝为地方事业振兴、民族文化复兴发挥作用……这些堪称使命的大课题,仍是今人无法“旁贷”的职责、不应拖延的担当。

用户评论

传真:010-51662115转8013   技术支持:13391787800(24小时)   信箱:admin@fjnet.com    QQ:847698935

吉祥宝塔迎请:13391787876/13391787875   010-51662115转8027或8026   010-51656995

投稿:010-51662115转8005    信箱:news@fjnet.com(国内)fo84000@gmail.com(国际) QQ:983700265

办公地址: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A座公寓8-11C    乘车路线及地图  义工报名 QQ:847698935

Copyright 1999 - 2011 佛教在线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链接

All Rights Reserved Buddhism Online